谢文:网络审美观

发送到手机
使用"扫一扫"即可发送至手机

他在书的最后一章总结中国人的审美观时,提出了一个有趣的看法.中国人的审美观可分为四类.最低级的叫恶俗,例如张艺谋的英雄,冯小刚的夜宴,农村的大花 床单,满街唱的流行歌曲.上一级的叫含蓄,例如唐诗宋词.再上一级叫矫情,例如当代绘画,影响大的是毕加索.最高一级叫病态,例如男人女相(贾宝玉),女 人病相(林黛玉),金鱼(分明是有病),还有明代家具,比例夸张,看着很美,坐着很不舒服.这四类审美情趣从下往上呈金字塔状,喜欢恶俗的人最多,能欣赏 病态美的人最少.
按这个逻辑往下想,就看出了一系列的社会怪象.明明恶俗的人最多(至少70%吧?),承认的却很少,对自己的审美情趣毫 无自信,都说自己很含蓄.原来喝二锅头的改喝红酒加雪碧了,原来泡茶馆的改去星巴克了,原来在家搓麻将的改去国家大剧院听歌剧了.够得上含蓄的人其实也不 少(有20%?),但也觉得层次还不够,结果含蓄过头变矫情了.意大利皮鞋脱了换千层底,还非手工纳的不可.在家读论语自悟自得不过瘾,非上电视向全民布 道.矫情的人(占9%?)自信心比较高,但往往把握不住分寸,过分的矫情就成为病态.如今的小剧场话剧,有话不好好说,非喊不可.搞艺术你就搞吧,头上不 是光光的就是长发披肩,好象还不常洗。真正称得上病态的人不多(不到1%?),最典型的是服装设计业,推出的模特个个皮包骨,披上块布就让台下肥头大耳的 恶俗看客高声赞美,含蓄一点的回家减肥,矫情些的干脆绝食。这样看来,世界上的审美观原来是由极少数主张病态美的人主导的,芸芸众生们的恶俗美,含蓄美, 矫情美不是对手,其市场价值远远够不上病态美的一个零头。
以此类推,我们网络界的审美观也难逃出这个逻辑.恶俗类网站一般都用暧昧的暖色 调,肉红加皮黄色.首页至少6屏到不了底,导航栏没30个栏目就不上档次,内容没一半是广告就算没有赢利模式,另一半内容如果不是抄来的就证明编辑不专 业.含蓄类网站都用或深或浅的蓝调调,一般讲究逻辑清楚,架构明晰,显然传承来自美国.虽然服务一般,但显得血统高贵,BLUE BLOOD现在有了新解释.矫情类网站专攻艺术,宗教和房地产,以黑为底的居多,大量的FLASH,动画和视频,字特别小,格式特别乱,没有足够的涵养很 难看到第2页.病态类网站讲究留白,首页不能超过30个字.服务功能虽多,但藏的也很深,切的也很碎,没有无限崇拜的信念一般是找不到的.
由 于网络世界问世不久,在审美观上好象还没有形成病态美一统天下的局面。至少在中国,恶俗美仍然声势浩大,并努力向含蓄美靠拢着。但是,高举病态美大旗的斗 士们,正以2000亿美圆的力量和5000年的耐心,誓夺审美判官的宝座。不过,病到极处反成俗,说不定病态与恶俗合流,含蓄与矫情称臣,江湖一统,皆大 欢喜呢。
自我评估在审美情趣上最多也就属于恶俗之流,但真心希望一起网的风格让用户感觉比较含蓄,说不定努力过头就能摸到矫情的层次,再坚持数年,也许就病态了?到那时,网络审美观由一起网引导潮流,岂不快哉?

谢文:网络审美观

谢文:网络审美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