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要一目了然

发送到手机
使用"扫一扫"即可发送至手机

Mark Curtis先讲了个故事。曾经,神Theuth拜访了埃及国王Thamus,神想送给埃及人民一件礼物——写字。让神意外的是,国王拒绝了这份礼物,国 王认为:把任何事都写下来,会让他的人民失去记忆的能力。Curtis说:“技术前进的每一步,你都会失去一些东西,得到一些东西。”
Curtis是服务设计机构Fjord的联合创始人。像银行和移动运营商这些,我们每天都又爱又恨,但是又离不开的大公司,就是Fjord的服务对象。
心烦意乱
Curtis 也是Distraction: Being human in the Digital age的作者。这本书讨论了技术如何改变着我们的空间和时间观念,使我们更喜欢遥远的,而忽略近在眼前的。虽然这本书出版于出版于2005年,但在今天智 能手机时代这个问题非常有意义。
“技术提供的通道使我们的注意力分散了,从‘这里’、‘现在’分散到了世界上其他任何的时间和地点,因为其他地方总是显得比身边的更有吸引力,”Curtis说,汽车发明80年之后,才开始要求配备安全带,而我们现在却还没制定出抵消技术负面影响的办法。
“科 技已经永久性的建立了我们生活中的第五个维度——虚拟空间。历史上,每当人类获知一个新的维度,社会都会发生颠覆性的变化。我们从中世纪艺术的两维思维, 在文艺复兴时代跨越到了三维。对但丁来说,天堂和地狱在一条直线上;同时代,哥白尼和伽利略开始认识到宇宙空间,这完全破坏了整个天堂概念的根基——因为 如果空间是无限的,那么天堂在哪儿?这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们看世界的方式。”
Keep it simple, stupid
第 五维还引发了一个极具挑战性的设计问题,也正是Fjord所做的——减少用户获取信息所需的认知努力。Curtis说:“我的一位同事把这称作一目了然的 设计(design for the glance)。”手表是一目了然的设计最好的例子。有缺陷、但具有开创性的Nike+ Fuelband之后,我们肯定会看到更多的手腕上的产品。
Curtis提到了 David Kahnema的书Thinking Fast and Slow,这本书描述了大脑的两种工作方式。当我问你“2 + 2=?”这时是模式1在工作,你立即知道答案,而不必去思考。当我问你,“7*24=?”这时是模式2在工作,因为努力认知,你的大脑进入了锁定模式。 Fjord试图设计只需要人们工作在模式1的产品。
去年,Fjord为瑞典手机运营商开发了一个直观显示客户的账单和使用信息的app My3。如果你的运营商告诉你,截止2月25日,您1,024 MB的套餐已经使用了320 MB,你会立刻进入模式2计算一下。而My3提供的信息完全是图表化的,一目了然。
银行和支付公司也希望把事情简单化。“Paypal和Square在简单化方面发挥卓越的作用,但在消费者方面做得还不够。”Fjord为西班牙银行BBVA开发的app,现在用户达到了120万。最近的统计数据显示,客户每月登录手机app 21次,而只登陆网站三次。
体验设计失效了
另一个前沿的领域是生活服务,服务将有更多的接口,用户使用将是离散化的。“例如Spotify,我可以在车上、PC上,通过苹果、Android或福特整合我的应用。”
这样的复杂性意味着,设计人员无法完全控制用户体验。设计人员所能做的,是把舞台搭好,把道具备好,由顾客来设计体验。“

设计要一目了然

设计要一目了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