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化”浪潮来袭

发送到手机
使用"扫一扫"即可发送至手机

前言:

这将是一场改头换面的大手术:如果说信息化建设仅仅是对企业业务与流程的助力与优化,以实现效率提升、成本降低为目的,并未从模式及内涵方面产生颠覆,那么“互联网化”运动则是彻头彻尾对企业模式与思维的整体大换血。

过去20年,互联网企业是从无到有,实现了国民经济中最有活力的那部分增量。而今天的互联网化,则是整个国民经济向新经济模式的转型。这一转型离不开互联网阵营企业的提携效应,更需要传统企业的自我颠覆与淘汰。因此我们看到,苏宁、国美、万达等等传统企业由于受到线上规模的冲击开始不同程度的向“互联网化”演进。

然而,“互联网化”不仅仅只是营销或者渠道的电商化,更重要的是利用互联网的创新思维指导甚至改造企业营销、渠道、产品及运营的全部环节。在此需求之上,以亚马逊、Facebook为代表的新一代云交付模式出现,它使企业可以以更加便宜、自由的方式部署和使用软硬件资源,从而降低日益增量的硬件成本。而对于传统硬件企业如IBM、甲骨文、惠普、戴尔、EMC等而言,却带来迫在眉睫的转型。

如果说,转型云计算和大数据只是当下企业减少成本、增强核心竞争力的两项重要条件,那么,“互联网化”的未来就要求企业思考如何把“云”和“数据挖掘”有效地连接起来,如何更好地完成两大武器的整合。

正是由于云计算和大数据的出现改变了企业传统的交付模式,并冲击着原有的商业模式。因此在未来炙手可热的可穿戴时代,企业的竞争核心已经不仅是提供让人有购买欲的硬件产品,而是考验企业在内容、应用以及生态圈的构建能力,最终形成以“服务”为核心的商业模式。

因此我们不难看到,“互联网化”的趋势不可阻挡,未来不容置疑。在这一历史过程中,互联网企业和传统企业都面临着挑战和机遇。两股力量不是你死我活,更不是外界所言的淘汰和替代,而是建立相融的商业规则,一套新的商业体系。

本文将从传统企业互联网化、软硬件的互联网化以及未来可穿戴时代的核心三个方面做总结和分析,并为企业当下和未来发展指明出路。

传统企业信息化篇章尚未完结,互联网化主题急切登场,几乎任何一个行业都在迫不及待用互联网思维改变游戏规则:一场真正的新经济模式转型运动席卷而来。

互联网化的三个阶段

试想,一家企业通过门户网站、社会化媒体平台展开营销活动,利用电商平台销售产品,根据大数据反馈回来的信息按需组织生产,再使用云端CRM平台开展运营……假若场景成真,这家企业的生产成本、运营成本必将极大降低,其抗风险能力亦必得到增强,诸如流程拖沓、仓储积压等企业病也可销于无形。

这便是传统企业“互联网化”效应。

互联网与传统企业的耦合关系可分为三个阶段:信息化、营销的互联网化即普遍的电子商务模式,以及最终的全面互联网化。

从信息化到互联网化,体现的是企业管理和经营理念的转变。与信息化阶段,企业更强调如何用技术使得内部生产和外部销售更加智能化与专业化相比,互联网化时期的企业重心则明显转移到了对于消费者需求的充分满足。

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的日益成熟,社会化媒体平台的不断丰富,移动互联网以及电子商务的日益普及......这一切将“人”这一主体推促为企业决策链条的决定性角色:如今早已不是“企业生产什么消费者就要购买什么”的时代,企业必须以人为本,利用大数据洞察消费者行为轨迹,获知其真实而个性化的需求,并由此组织相关经营活动。其间,企业CIO的职业定位与历史使命也在发生变化:正在从过去“企业IT架构者”升级为“企业互联网战略者与创新者”。

在传统企业全面互联网化必不可少的营销互联网化、渠道互联网化、产品及运营互联网化三大进程,目前我国发展现状是:很多企业已在网络营销方面获得利益,少量企业仍徘徊在第二个阶段,只有极少数的企业能将产品和运营搬到网上。如今,众多互联网企业已为传统企业提供了广告营销平台及初步的销售平台等。第三阶段还未完全到来,却已呼之欲出,那就是传统企业的全面互联网化。

改头换面的大手术

这将是一场改头换面的大手术:如果说信息化建设仅仅是对企业业务与流程的助力与优化,以实现效率提升、成本降低为目的,并未从模式及内涵方面产生颠覆,那么“互联网化”运动则是彻头彻尾对企业模式与思维的整体大换血。

这更将是一场惨烈而有益的弱肉强食淘汰赛:在诸多领域,互联网正在加速淘汰我国的传统产业。随着网民越来越多,人们互联网行为越来越普遍与成熟,那些在互联网化浪潮中缺席或迟到的企业难逃被打杀厄运。易观国际曾有个比较大胆的论断:20年后,不存在传统企业和互联网企业的分野,所有的企业都是互联网企业。这绝非耸人听闻。

传统企业的互联网化,是个比较大的命题。如果说过去20年互联网企业从无到有,实现了国民经济中最有活力的那部分增量,而今天的传统企业互联网化,则是整个国民经济向新经济模式转型。这一转型离不开互联网阵营企业的提携效应,更需要传统企业的自我颠覆与淘汰——必须利用互联网的创新思维指导甚至改造企业营销、渠道、产品及运营的全部环节,而不仅仅只是营销或者渠道的电商化。

这场改造运动已涌现出诸多先行者:金融领域的中国平安不仅一掷千金借网络渠道销售产品,更重新设计和规划产品,积极拥抱互联网;商业零售业态中的万达集团从去年开始高调涉足电商,准备将旗下的商业地产、酒店、旅游、文化等五大产业“搬”到互联网上,建立聚合型的电商平台;苏宁云商将于9月份建立开放平台,届时线上线下业务都将基于该平台运转,其互联网化转型将彻底完成……

百度创始人李彦宏曾抛出一个可怕但不乏现实性的观点:中国的互联网正在加速的淘汰中国的传统产业。实际上,中国诸多传统行业未来的命运必将取决于其“互联网化”的成败:过去互联网是一个相对独立的行业,电商渠道的壮大,以及营销环节的融合,与传统行业产生了松散或局部的耦合关系,但这一状态正在发生改变,“紧耦合”甚至是规则、模式的颠覆和替代效应正上演。淘宝网上挂号遭叫停,APP打车软件被“监管”,更早的互联网金融、众筹模式的兴起,都意味着互联网将改造和重构传统产业。

当然,互联网化并非对传统模式的彻底替代,而是依托于后者生态基础上的逐步同化。不论是互联网企业向传统产业的渗透和延伸,还是传统产业嫁接互联网的突围,传统产业多年来所积累下的商业本质、产业链优势、供应链资源,是简单的互联网“轻模式”难以短期内跨越与重构的。

不过,这绝非传统企业用以自我安慰的麻醉剂——这场“互联网化”浪潮已汹涌而至,举目望去,实例比比皆是:阿里小微金融业务可以依据中小店主的交易数据和信用状况,提供小额贷款业务,也开始尝试虚拟信用卡业务,对淘宝用户推出资金透支;京东商城、苏宁易购试水的供应链金融产品,抢占的是银行信贷、信用卡的地盘。网上买水、电、燃气、手机充值,以及网上医院挂号、打车APP等,虽不是一窝端地代替,但在购买渠道、产品层面正植入互联网的创新思维和基因……

互联网化不是取而代之

今年6月,阿里巴巴余额宝的上线激起了我国互联网金融不小的震荡,更引发了“金融互联网”与“互联网金融”孰重孰轻的激烈辩论。马云则放言,中国金融需要外行(互联网企业)来搅局。

事实上,“互联网化”不仅需要传统企业向互联网的积极靠拢,也需要来自互联网企业的俯身提携。两者相互配合,互相促进,最终建立起相融的商业规则与商业体系。其间,隐藏的商业机会远超想象。

对于传统企业而言,如何因势利导,转变观念整合与利用好互联网资源,而非恐惧抵触,抑或随波逐流,不切实际地盲目上马互联网项目——不少企业已因此在互联网化的闯关中困顿难行——是摆在其面前的重大课题。

传统企业的互联网化,必然是个分工细化,由不同服务商提供差异化服务的过程。因此,对互联网企业来说,顺势而为,帮助传统企业将运营搬到网上将成为极具潜力的掘金行当。比如,我国互联网大企业如果能够利用自身掌握的大数据等资源与技术实力,开发出简单易用,接地气的企业服务平台,让企业的互联网化有一个直接的入口,其前景将不可限量。在这方面,为企业搭建网上运营平台的美国公司Salesforce,便是一个成功范例:企业客户无需购买任何软件,即可在平台上进行客户关系管理,操作简便,成效却不可谓不大。

当然,不具备高水准技术与资源的中小企业同样可在这场运动总分得一杯羹。比如,有不少中小企业致力于为传统企业互联网化提供咨询和数据服务,同样赢得了一席之地。

在这场新经济模式的革命中,一批新秀即将诞生。

不仅仅传统经济、企业正接受“互联网化”浪潮的洗礼,传统的IT巨头们也开始感受到了威胁。过去,IBM、惠普、DELL、微软、SAP等厂商,互联网仅仅是一个行业里的客户而已,IT的基础架构、服务模式还沿着既有的轨迹运转。但互联网在完成自身壮大的同时,其特有的“互联网化”思维,以及对传统企业业务模式的再造,网络化、实时连接性、社交化、移动化要求,催生了新的IT能力需求,反过来影响IT产业,并颠覆了过去的游戏规则。

当然,做出这一判断时,稍微有些过激,但趋势的确难以逆转。以往,IT与互联网间的界限是泾渭分明的,但现在互联网化的思维已经影响了IT架构的设计、应用功能,而不仅仅互联网应用负载。于是乎看到,IBM、甲骨文、SAP等在大谈社交、移动应用,并在产品上嫁接出面向互联网需求的功能。这还不是最残酷的,因为谷歌、FACEBOOK、亚马逊正在重新定义硬件的架构和标准。

这才是真正具有颠覆性的,也是最致命的。而且是来自于传统企业、经济互联网化后,对IT架构有了更新。

传统IT巨头遭遇威胁

这种冲击早就已经发生,在公有云市场,亚马逊与IBM、VMware、微软展开了云端之战,早在2006年就开始向企业出租计算、存储、数据中心等服务,此类服务通常比企业自建基础设施更廉价也更灵活,并积累了一批知名大客户,包括三星、辉瑞、美国公共电视网(PBS)、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美国太空署等客户,这些客户,按照以往的习惯,会是这些IT巨头们的盘中餐。

就连甲骨文的拉里·埃里森也高呼,甲骨文的竞争对手不是IBM、微软,而是躲在互联网背后的这些隐形杀手,言外之意则是谷歌、亚马逊等新选手,他们是IT的破坏者,改变规则,很容易把IT领域的生意抢走。

除了亚马逊的AWS在云计算领域的风生水起,企业CRM和云计算服务提供商Salesforce的生意模式,也离不开互联网思维的融合。这种新型的CRM产品,除了在收费模式上采取了不同于以往昂贵的软件许可、套件方式外,还深度地整合了互联网的社交、客户管理等功能,这种颠覆式的产品,并非在已有的CRM产品上打上几个“补丁”这么简单。虽然在份额上还不足以与巨头抗衡,但在趋势上,已经让对手如坐针毡。

当然,最厉害还属谷歌、FACEBOOK等互联网巨头,他们已经开始从架构和标准的角度来重新定义硬件,这是彻底的釜底抽薪,改变游戏规则。FB的开放计算项目(Open Compute Project,以下简称“OCP”)实际上已经有了影响力,有望改变电脑服务器的设计和打造方式,并去掉一些琐碎、不必要的部件,在功耗、节能、供电系统等方面改变旧有的模式。

这种新型服务器,创建和运营成本更低。不需要从IBM、惠普、DELL购买服务器等硬件,直接跳过去,从代工厂商那里定制服务器。这么做的理由也很简单,传统的通用服务器,根本无法满足互联网化应用的负载需求,尤其是互联网化应用的个性化、多样化,服务器厂商难以定制出面向不通应用的产品。谷歌、FB闯进来,也是市场需求“倒逼”的结果,自己单干更了解自身的需求。

网宿科技副总裁刘洪涛告诉记者,互联网讲究的是开放性,传统IT虽然也在发展过程中形成了“横向”的合作链条和关系,但在应对网络化的应用时,在灵活性上依然很僵硬。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思维的碰撞,更开放的系统,在灵活性、弹性和扩展性上,要远比封闭式的IT架构更符合行业趋势。这一点上,Hadoop的大数据并行计算技术,来源恰恰也是谷歌等互联网企业的先试水,而后大规模渗透。

这种威胁正一步步上演,并在重大订单上针锋相对。今年7月份,美国中情局6亿美元的云计算订单花落亚马逊,这让传统IT领域的云计算厂商愤愤不平,并促使美国审计总署出具评估报告,要求中情局就合同中部分内容重新进行谈判。可以推测,未来这样的分庭抗礼和订单争夺会变成常态。当然,在某些关键业务系统上,仍然是IBM、甲骨文、SAP的天下。

互联网化思维重构IT架构

事实上,已经有不少IT企业意识到了这一冲击,并在后续的产品中增加互联网的一些特性。比如微软在2012年以12亿美元的天价收购了Yammer,并在产品上进入了深度整合,与微软Outlook电邮服务整合,与Office 365用户有更多的文件编辑、协作上的功能增强。此外,还有Skype的外部通讯工具,SharePoint、必应搜索等。同样,IBM、甲骨文、SAP这几年也有一连串的收购交易,购并的资产除了云计算、大数据外,社交、营销、CRM等产品并不少见。

无独有偶,今年6月份,Salesforce.com与竞争对手甲骨文签署了长达9年的合作协议,把双方的云计算服务深度整合在一起。8月份,IBM 联合谷歌、NVIDIA与TYAN结成OpenPOWER开放架构联盟,走ARM式的开放设计路线,目的是对POWER服务器业务的“救赎”,因为这项业务虽然IBM占据领导优势,但市场份额日益萎缩。IBM需要重新找到振兴POWER的策略。开放恰恰是互联网的思维,且拉上谷歌这家拥有超级数据中心的企业。

如今的服务器部署环境已今非昔比,据IDC估算,以Google为首的全球10个超大规模数据中心拥有者服务器部署量已占全球服务器部署量的10%以上,部署在大型云数据中心的超大规模服务器出货量呈现快速增长,现已占到全世界服务器部署总量的15%以上。这些巨型的数据中心面向更多元化的应用负载,更简化的IT架构,传统的硬件设计和规格,不再适用。

这与FACEBOOK的开放计算项目异曲同工,意味着会按照市场的需求,已有价值链会重构,厂商也会重新排列组合。当然,也会摧毁已有的模式。实际上,针对Facebook的OCP项目,外界已经担忧,可能会摧毁一些服务器业界的一些最大型企业,例如IBM、惠普和戴尔等,并引发规模达550亿美元的服务器行业发生彻底的革命。

当然,避免被冲击的一个过渡策略,就是加入进来。现实也如此,开放计算项目已经获得了芯片企业英特尔、存储公司EMC、Flash存储公司Fusion-io、日立、Applied Micro、ARM和Sandisk等的支持。一旦形成规模的话,结果就是用互联网化的思维重新建立了一个服务器的生态系统,对旧有设计、生产、销售起到部分替代作用。

但这个进程可能并不会很快,会逐步侵蚀,毕竟冲击到一个生态系统,是一件复杂的事情。以互联网化思维重构IT架构,带来的会是更开放、灵活、节能的特征。未来计算、存储等IT能力将无处不在,门槛会持续降低,其互操作性、复杂度、接入性上的优势,会开启一个全新的时代。而所有这一切的变化都来自于传统企业互联网化的因素驱动,因为互联网化会改造传统企业的模式,渗透进日常运营的每个环节,这些创新的业务,对IT系统架构的需求会发生变化,进而影响到IT系统生态的变革。

所以,与其说是互联网化思维重构了IT架构,不如说是传统企业互联网化的过程中,催生了一种全新的IT架构。

互联网化思维重构IT架构

事实上,已经有不少IT企业意识到了这一冲击,并在后续的产品中增加互联网的一些特性。比如微软在2012年以12亿美元的天价收购了Yammer,并在产品上进入了深度整合,与微软Outlook电邮服务整合,与Office 365用户有更多的文件编辑、协作上的功能增强。此外,还有Skype的外部通讯工具,SharePoint、必应搜索等。同样,IBM、甲骨文、SAP这几年也有一连串的收购交易,购并的资产除了云计算、大数据外,社交、营销、CRM等产品并不少见。

无独有偶,今年6月份,Salesforce.com与竞争对手甲骨文签署了长达9年的合作协议,把双方的云计算服务深度整合在一起。8月份,IBM 联合谷歌、NVIDIA与TYAN结成OpenPOWER开放架构联盟,走ARM式的开放设计路线,目的是对POWER服务器业务的“救赎”,因为这项业务虽然IBM占据领导优势,但市场份额日益萎缩。IBM需要重新找到振兴POWER的策略。开放恰恰是互联网的思维,且拉上谷歌这家拥有超级数据中心的企业。

如今的服务器部署环境已今非昔比,据IDC估算,以Google为首的全球10个超大规模数据中心拥有者服务器部署量已占全球服务器部署量的10%以上,部署在大型云数据中心的超大规模服务器出货量呈现快速增长,现已占到全世界服务器部署总量的15%以上。这些巨型的数据中心面向更多元化的应用负载,更简化的IT架构,传统的硬件设计和规格,不再适用。

这与FACEBOOK的开放计算项目异曲同工,意味着会按照市场的需求,已有价值链会重构,厂商也会重新排列组合。当然,也会摧毁已有的模式。实际上,针对Facebook的OCP项目,外界已经担忧,可能会摧毁一些服务器业界的一些最大型企业,例如IBM、惠普和戴尔等,并引发规模达550亿美元的服务器行业发生彻底的革命。

当然,避免被冲击的一个过渡策略,就是加入进来。现实也如此,开放计算项目已经获得了芯片企业英特尔、存储公司EMC、Flash存储公司Fusion-io、日立、Applied Micro、ARM和Sandisk等的支持。一旦形成规模的话,结果就是用互联网化的思维重新建立了一个服务器的生态系统,对旧有设计、生产、销售起到部分替代作用。

但这个进程可能并不会很快,会逐步侵蚀,毕竟冲击到一个生态系统,是一件复杂的事情。以互联网化思维重构IT架构,带来的会是更开放、灵活、节能的特征。未来计算、存储等IT能力将无处不在,门槛会持续降低,其互操作性、复杂度、接入性上的优势,会开启一个全新的时代。而所有这一切的变化都来自于传统企业互联网化的因素驱动,因为互联网化会改造传统企业的模式,渗透进日常运营的每个环节,这些创新的业务,对IT系统架构的需求会发生变化,进而影响到IT系统生态的变革。

所以,与其说是互联网化思维重构了IT架构,不如说是传统企业互联网化的过程中,催生了一种全新的IT架构。

个性化、智能化,无处不在的网络

事实上,无论是厚重沉稳的硬件企业,还是活跃多姿的互联网企业,一个不能忽视的风险就是:可穿戴设备跨界导致的产业链长问题。可穿戴设备领域横跨了生产、销售、软件、硬件,链条很长。这对于单纯的软硬企业来做都会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就比如在运动健康领域,用户需要的不只是对运动数据的简单记录和换算,运动数据如何与用户的健康状况打通,如何利用社交的方式激励用户更多地参与锻炼,这些都不是轻而易举就能解决的问题。只有当建立起一套完善的“硬件+软件”生态系统,“运动+健康”的模式才能真正成立。

而这背后是对大量数据的分析和挖掘。据悉,目前国内可穿戴设备企业尚未在数据分析上开展,在专业领域(比如医疗等)还没有形成相应的数据积累,导致没办法形成数据分析模型。因此也有业界笑称可穿戴设备暂时还处于“砖头大哥大时代”。

业界预计,未来五到十年,从数据的采集、存储、分析,到分析后的应用服务,将会形成一条可穿戴计算设备与大数据结合的产业链。最终的盈利点绝不是简单的硬件售卖,而是以大数据为支撑能够提供个性化的服务。甚至有业界认为,类似谷歌眼镜、智能手表之类的可穿戴设备也仅仅是一个过渡,未来“可植入”(类似将智能芯片植入人体,全方位实时捕获人体各方面数据并深刻影响指导生活)才是终极发展。难以想象,未来人们的生活将会如何大放异彩!

结语:平板电脑让苹果重新崛起,成为消费电子市场的标杆企业;智能手机让三星取代诺基亚,拿下全球手机市场霸主宝座。可穿戴设备被认为是继平板电脑、智能手机之后,消费电子市场的又一颠覆性产品。这一切归根究底还是“互联网化”浪潮的推动。互联网改变着人们的生活,让生活变得更加便捷和智能,同时生活也给互联网提供着创新的源泉,孕育出更多高科技产品并服务于生活。你会成为互联网下一个颠覆者吗?


“互联网化”浪潮来袭

“互联网化”浪潮来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