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来临,你不知道的那些变化

发送到手机
使用"扫一扫"即可发送至手机

最近我们发布了一份关于“互联网+”的研究报告。在过去六到七年中,我们研究院对中国电子商务、互联网经济到信息经济都进行了持续的研究,具体内容包括互联网对中国实体经济的各种影响。借着两会之后的契机,我们对成果进行了系统的梳理,形成了这份研究报告。在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些报告中的基本思路和观点。

最早谈到电子商务的时候,我们并不认为电子商务就是网络零售,而只是互联网对零售行业的一种应用而已。实际上,互联网在各个行业都有广泛的渗透,以及应用的空间和潜力。去年正好是中国接入互联网二十周年,这期间我们可以看到,从接入层面到应用层面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跟实体经济也结合得越来越紧密。基于这些观察,我们认为,在这个时候提出“互联网+”,应该说是恰到时机。尤其是最近十年来,互联网作为基础设施,对中国已经产生了很大规模的渗透,在各个行业和人群中都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到去年年底,我国有6.5亿网民,5亿智能手机用户,从事网购的人数达到3.61亿。C端(编者注:即消费者)被大量互联网化,才把各个产业带到互联网中来,这是我们谈到“互联网+”的一个出发点。

在过去十几年里,人们对互联网的认识也经历了一个逐步深入的过程。最早,绝大部分企业把互联网看成一种工具,就像办公室里的一台打印机、复印机那样;到目前为止,更多人(尤其是传统企业)把互联网看成一种渠道,用于获取信息、接触客户和销售商品;但从2008年到现在,互联网的存在越来越接近于基础设施。这里的“基础设施”应该如何理解呢?所有行业和具体企业的价值链、产品和服务都可以放到互联网上来做,并且会产生化学反应,从创意产生、研发设计、广告营销、交易发起、服务及商品递送到售后服务,都可以放到互联网上,这才是对互联网最到位的理解。

互联网经济不仅仅是一个增量市场,它还能逐渐渗透到实体经济中,对传统的产业进行互联网化改造,跟原来的增量市场结合之后形成互联网经济体。目前,互联网经济体不仅体量可观,也有助于提高我国经济增长的质量。

英国演化经济学家卡萝塔·佩蕾丝说技术革命始于大爆发,上半个阶段是安装阶段,先后经历繁殖期与狂热期;下半个阶段是部署阶段,先后经历协同效应期与成熟期。谈到“互联网+”,我们也试图去寻找一些理论支撑,其中一个比较有用的方法就是从演化经济学角度出发。所以,我们挑选了一些互联网渗透率比较高的行业,来观察它们的进程。

目前,图书、服装、家电等行业的互联网化比例最高,业界普遍认为是25%到30%。以服装为例,每100件中就有30件是在互联网销售的。经过观察,我们发现整个互联网化过程呈现出逆向传导机制,消费者的在线化和数据化会倒逼零售业,接着倒逼分销,再倒逼原材料。现在谈到工业4.0和制造业的数字化、网络化,我们不能把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割裂来看,如果没有前者,后者也不会发生。

对互联网的一些环节和过程进行大概的分析之后,我们发现确实存在着逆向互联网的现象。中国已经有6.5亿网民,而互联网广告在整个广告市场中的比例大概是28%左右;从零售行业来看,去年零售总额大概是27万多亿,网络零售总额是2.8万亿,可以占到10.6%。这两年来,大量B2B网站从信息平台向交易平台转化,实际上也是在推动实现互联网化。

为什么互联网在国外并没有引起这么多争论,在中国却起到了颠覆性的作用呢?经过分析我们发现,中国大概有6亿多互联网人口,是美国的两倍,但最重要的是在过去两百年中,美国基于工业的基础设施和配套经济体系已经非常健全,包括铁路网、通信网络和零售等等,而中国的整个工业基础设施体系还非常薄弱,实际上就给了互联网更多机会。所以,在业界有一个推断:互联网在中国更具有颠覆性。同时我们也发现,零售、金融服务和物流等行业,现在正在发生这样的进程,这个现象非常值得思考。

作为通用技术,互联网可以应用到各个行业。过去五年中,在广告营销、通信和媒体等行业,互联网的渗透比例已经非常高,这些行业甚至可以说被颠覆了。举个广告行业的例子,2013年百度广告的收益已经超过中央电视台,这也是里程碑式的事件。而在零售行业,很多变革也正在发生,包括餐饮服务、城市服务、旅游、交通等行业。过去我们都没有想到,出租车竟然能成为移动互联网普及率最高的行业,在北上广大概可以达到90%,在软件后台可以看到基于数据驱动的业务流程,这在很多企业都没有实现,在出租车行业却已经实现了,这是移动互联网一个巨大的作用。展望未来十年,进一步的深化改革会在哪些行业发生?制造业、金融行业、房地产行业、能源行业等等,互联网跟各个行业的渗透取决于很多因素,其中最关键的因素在于,制度能否适应生产力的需要而进行一些调整,放松管制,放松市场准入,让市场经济潜力能够进一步发挥。

零售业、批发业、制造业、外贸业,农业、金融业、物流行业等已经被互联网渗透和改造,并呈现出新的面貌,产生变化的不仅仅是经济增量,还有商业模式、基础设施等等。基于“互联网+”,我们可以从更高的层面来思考。整个互联网经济在中国各行业广泛渗透,导致了中国经济形态的加速转型,以及工业经济向信息经济的加速演变。最近五到十年中,随着互联网进程的加速,工业经济向信息经济转变的拐点即将来临,同时发生很多根本性的变化。

第一,商业活动中的主导权发生了变化,第一次以消费为中心,由整个C端来拉动进程。

第二,基于信息经济的基础设施正在形成,这套新的设施包括几个要素:宽带基础设施、云计算基础设施、基于互联网金融的服务体系(包括支付)和基于大数据的智能物流体系,这是未来所有企业运转的“公用”部分,随着过去十五年电子商务的发展而逐渐夯实,它并不是对工业经济基础设施的替代,而是让传统工业经济基础设施呈现出一种新的面貌。

第三,数据或信息资源开始作为独立要素被投放到商业中并发挥巨大作用,让数据从个别企业、个别部门和个别行业中释放出来,在全社会进行流动,加倍发挥它的效率,成为资本和劳动力之外的新资源要素。

第四,商业的分工体系发生了“由链到网”的重大变化,这种网状协同的分工体系已经初现雏形,而消费者处在网络中心。

整体来说,技术引起了商业范式的变革,进一步释放生产力,并形成新的商业模式。

最后,我们特别欣赏托夫勒的一句话:“多数人在想到未来时,总觉得他们所熟知的世界将永远延续下去,他们难以想象自己过去一种真正不同的生活,更别说接受另一个崭新的文明。”我们是旧文明的最后一代,也是新文明的第一代。


“互联网+”来临,你不知道的那些变化

“互联网+”来临,你不知道的那些变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