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时代,专注力是稀缺“资产”

发送到手机
使用"扫一扫"即可发送至手机

在前往度假小岛的渡轮上,一位个头只及妈妈腰部的小女孩,一路上紧紧地抱着妈妈。可是妈妈却对女儿无动于衷,甚至没有留意她,因为这位妈妈正玩平板电脑玩得不亦乐乎。

一天晚上,我和9个外出度周末的女生同坐一辆车。刚上车没多久,我发现在渡轮上看到的一幕重演了。这些女生刚一落座,就纷纷掏出手机或平板电脑,小小屏幕的亮光穿透了车厢里的黑暗。她们不是在发短信,就是在社交网站上浏览,偶尔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些话,但大部分时间都沉默不语。

一位出版社女高管,承认自己过一会儿不看手机就会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我会想念短信的声音,我知道和别人讲话时看手机不礼貌,但就是忍不住”。因此她和丈夫达成协定:“下班回家后,必须把手机锁进抽屉。现在我和丈夫在一起时可以专心聊天了。”

人们看书的时候,通常有20%—40%的时间在走神。对于学生来说,走神越严重,理解力越差。

伴随看书、阅读博客或其他叙述性文字的过程,大脑构建了一种心智模式,让我们能够理解文字,并将其与我们已经掌握的同一主题的诸多信息联系起来。学习的核心在于理解网络的扩展。在构建理解网络时,走神越多,我们看到的信息就流失得越快。

神经通道是思想和经验的载体,我们看书的过程就是大脑把这些神经通道联结成神经网络的过程。与这种深度理解形成对立的是中断和干扰,并且以最具诱惑力的互联网为代表。网上充斥着各种文字、视频和图片,还有形形色色的消息,它们破坏了我们全面理解的能力。

教育进入互联网时代之后,由于互联网充斥着大量多媒体信息垃圾,我们的学习能力也会因此被削弱。早在20世纪50年代,德国哲学家马丁·海德格尔就发出警告,因为技术革命的浪潮“如此令人着迷,让人眼花缭乱。总有一天,计算机思维会成为人类唯一的思考方式”,最终会损害“静默思维”。

因此,我们需要培养专注力。引导专注力的过程是:先集中自身专注力,后吸引和转移他人的专注力,最后获得并维系员工、同伴、顾客或客户的专注力。专注组织氛围和文化属于内在专注,专注竞争环境属于对他人的专注,专注组织所处宏观环境属于外在专注。高专注力的领导者能够在这三者之间取得平衡。

领导者的专注力范围,即其关注的具体问题和目标,无论领导者是否公开陈述,都会吸引下属的专注力。人们会判断领导者关心的议题,据此选择自己的关注方向。这种连锁反应使领导者肩负更多责任:他们不仅要引导自身的专注力,还要在更大范围内引导他人的专注力。

对于创业团队来说专注力更是稀缺“资产”,创始人要管整个团队的吃喝拉撒方方面面。创业中团队的磨合也是让许多创始人心力交瘁的问题,为创业团队提供一个靠谱的技术支持团队,让创始人专注于自己的创新业务和公司运营是稻壳所专注的事业。


网络时代,专注力是稀缺“资产”

网络时代,专注力是稀缺“资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