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部委如何玩转互联网+ 打造万物互联新生态

发送到手机
使用"扫一扫"即可发送至手机

地方政府对于拥抱互联网+的热情并不止于会议内容和领导考察行程,批量的引导基金、政策优惠正等待着曾经在夹缝中闪转腾挪的“网络精英”们。

近日,一张滴滴快的CEO程维与上海市交通委主任孙建平在上海牵手的合影在互联网业内流传。一个是传统城市出租车平台的“搅局者”,一个是曾经高高在上的监管部门,二者经历了磨合,进而合作。

改变正在各领域发生。除了地方政府以最高规格的礼遇拥抱百度、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地方的互联网企业也受到了所在地政府部门前所未有的青睐,总部位于上海的沪江网今年以来就迎来数波本地和外地官方考察。

目前,国家层面的互联网+行动计划正由发改委牵头制定中,地方已明确要制定互联网+行动计划的省份有福建、江西、江苏、广东、四川、湖南、河南等,而以福建、重庆、上海等为代表,与互联网企业“联姻”的省份则更多。

为互联网+鸣锣开道的还有各部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粗略统计,今年以来已有8部委为互联网+发声,包括发改委、卫计委、工信部、交通部、旅游局、农业部、能源局、商务部,其中商务部已出台第一个部委层面的行动计划。

八部委发声互联网+

5月15日,商务部出台《“互联网+流通”行动计划》,这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互联网+后,首个落实出台的专项行动计划。

商务部互联网+行动计划剑指电子商务领域,并提出具体发展指标:力争在1到2年内,实现五大发展目标,其中包括2016年底,我国电子商务交易额达到22万亿元,网上零售额达到5.5万亿元。与2014年数据相比,为了达到目标,这两项数据需要在2016年翻一番。

“目前这个行动计划还在细化过程中,总的说就是要做政府该做的事。‘互联网+’现在很热,商务部‘互联网+流通’就是要做政府部门该做的事,而不是来替代市场的作用。”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表示,该行动计划就是要想方设法解决“互联网+流通”的两个瓶颈问题。

一是解决电商“最后一公里”的问题,积极发展中小城市和农村电商,二是要打破电商“最后一百米”的瓶颈,比如鼓励电商进社区、推广线上线下互动、创新服务民生方式等。

商务部研究院院长霍建国认为,商务部既承担电子商务,又承担促进消费的任务,促进好互联网+流通的作用,对于提高流通效率,促进消费都有很大的积极意义。

这个5月,为互联网+发声的还有国家旅游局、农业部、卫计委等部委,5月8日,国家旅游局发布《关于促进旅游业与信息化融合发展的若干意见》(征求意见稿);5月6日农业部在浙江召开全国信息进村入户试点工作推进会,强调要把信息进村入户打造成“互联网+”行动计划在农村落地的示范工程,重点做好公益服务上线、推进电商进村等重点工作。

交通部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徐成光在4月份也曾公开表示,目前,按照中央和国家的部署,交通运输部加入了“互联网+”行动计划编制工作组,交通部今年将重点推进政企合作模式的综合交通出行信息服务科技示范工作、在交通运输领域有序推进国家物联网的应用示范工作、倡导“互联网+交通”新模式发展等。

能源局方面,能源互联网行动计划由国家能源局科技装备司牵头,目前正在开展前期调研。

“其实现在互联网+行动计划从国家整体层面来讲,就是发改委在弄,发改委有一个宏观经济层面的互联网+计划,必须有各部门根据自己行业相配合,总的来说,是为了响应国务院的号召”,工信部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互联网所副所长陆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工信部正联合国家发改委加紧编制相关规划。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要制定“互联网+”行动计划后,这一任务落在了国家发改委头上。

3月19日,国家发改委办公厅向地方发改委下发了一份红头加急文件——《关于做好制定“互联网+”行动计划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发展改革委要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有关工作部署,充分认识制定这一行动计划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通知》围绕以下四个方面制定“互联网+”行动计划:一是以互联网促进产业转型升级;二是以互联网培育发展新业态新模式;三是以互联网增强公共服务能力;四是加快网络基础设施建设。

《通知》要求地方及时建立项目信息库,动态调度信息,发改委将按照“成熟一项、启动一项”的原则,适时出台并组织实施“互联网+”重大工程包。

目前地方正在配合做的就是互联网+项目信息的统计整理工作。

陕西发改委要求,省内高新区等相关企业要围绕国家发展改革委制定“互联网+”行动计划四个方面重点考虑的内容要求,梳理典型案例和成功经验,总结发展规律,提出政策建议。“目前还没有确定向国家发改委上报项目的时间”,当地发改系统官员表示。

地方“互联网+”+什么?

“国务院看准了这一点,关键就是怎么加,互联网可以加任何一个领域”,霍建国说,“刚开始时,可能并不能真正改变什么,但通过了互联网渠道提高了办事效率,隐含了促进就业、扩大消费的作用。”

实际上,一些地方已经先行。

今年以来,福建在全国率先出台 “互联网+”政策——《关于加快互联网经济发展十条措施的通知》,明确了电子商务、物联网产业、智慧云服务、文创媒体、互联网金融、工业互联网、农业互联网、互联网基础服务等方面的发展重点。其中提到,2015-2017年每年统筹不少于5亿元的省级互联网经济引导资金。

江西省则表示,将出台江西省“互联网+”行动计划,设立省级专项引导基金,重点支持互联网基础设施提升、公共平台建设、重点项目孵化、初创企业补助、商业模式创新等。

4月22日,四川省长魏宏专门就实施“互联网+”战略的思路和工作重点开展专题座谈会,根据会议所透露的信息,四川的“互联网+”,+什么似乎已经明确:集中在 “互联网+”战略的5大重点领域:制造、电子商务、交通、农业、文化。

湖南的“互联网+”行动则由湖南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主要负责,规格堪称高配,省委书记徐守盛任组长,省长杜家毫、省委副书记孙金龙,省委宣传部部长许又声等任副组长。

湖南省政府还专门建立省移动互联网产业发展联席会议制度;省经信委和长沙市工信委、长沙高新区建立联动工作机制。此外,湖南的“互联网+”领域初步显露:推动互联网和制造业、农业、服务业三大领域的融合。

把握政府与市场的关系

地方政府对于拥抱互联网+的热情并不止于会议内容和领导考察行程,批量的引导基金、政策优惠正等待着曾经在夹缝中闪转腾挪的“网络精英”们。

红毯已经铺就,对此一些业内人士也表示出担忧。在互联网业内,甚至已经流传出B2G(Bussiness-to-government)作为B2B、B2C之外的模式,即伸手向政府要钱。

“如果这个地方有诸多的利好,就会涌入更多的玩家,这种事是正常的,没有政府参与,它也会产生泡沫,只不过这个泡沫来得更快或更大”,中国B2C联盟秘书长、派代商学院院长邢孔育说。

“政府在推动互联网+的过程中还是要把握这个原则,就是区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不要过分的去涉足市场的东西。”陆峰说,“这种产业并不适合用政府的职能机制推进去做,传统的政府管理模式,比如一级级的行政审核会严重影响他的运作”。

“简政放权是非常好的行为,把该是市场的行为还给市场。政府去做制定游戏规则和裁判这个角色,让互联网的玩家自然去玩。然后有些规则比如知识产权的保护,政府应该大力去做,而不是事前的审核上。”邢孔育说。

业内人士分析称,电子商务时代,电商对于实体店是一种替代的关系,而替代的原因主要还是实体的物流成本和商务成本比较高。

如今的互联网+则进入了第二阶段,原来实体平台占据了大量流量的入口,现在通过“互联网+”把线上和线下结合起来之后,实际上扩大了线下的需求,实现了线上线下的互补。

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寇宗来认为,这种线上对线下的改造,对中国经济的转型非常重要,通过互联网把原先分散的信息共享起来,就能极大的提高经济运行的效率,对中国经济是一个很大的机会,也是现在政府大力支持“互联网+”的一个原因。

受访的互联网业内人士和专家均认为,让市场更加市场化,就是政府介入这个行业的最好姿态,同时,应开放沉睡的政府数据和信息资源。

而时下火热的智慧城市建设、智慧政务等,都对政府数据开放提出了直观的要求,也考验着政府开放数据的决心。


八部委如何玩转互联网+ 打造万物互联新生态

八部委如何玩转互联网+ 打造万物互联新生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