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大众创业的时代,听VC教父阎焱最清醒的演讲

发送到手机
使用"扫一扫"即可发送至手机

2015年7月12日在上海成功的召开了“第三届外滩国际金融峰会”,在这个创业变成时尚运动的时代,有些人幸运的获得成功,有些人则灰头土脸的重新上路。


放眼望去如今放高利贷的改头换面被叫做P2P,乞讨改名乞讨改叫众筹,统计改叫大数据分析,忽悠改叫互联网思维,做耳机的叫穿戴设备,看场子收保护费的叫平台战略,搅局的叫颠覆性创新,借钱给靠谱的朋友叫天使投资,给不靠谱的投资叫风险投资。在这样一个一切都被包装的很好的时代里,我们应该怎么创业。


在本次峰会里赛富亚洲投资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出席并演讲,他说到我们现在所处的是一个神奇的时代,借用狄更斯在双城记里讲的一句话,这是最好的年代,也是最坏的年代,为什么是最好的年代?很少有一个国家的总理能够对所有年轻人谈创业,在多种场合下去鼓励创业。


现在是钱多人傻,其实中国真正的VC发展是在2007年,创业板推出以后,中国的VC投资如雨后春笋大量涌现,再加上政府四万亿的推出,现在各级政府,包括我的家乡安徽的四级城市都有政府主导的VC投资的基金。


但也是一个最坏的年代,因为在这种环境下,投资人、创业者变成了一种集体的行动,在这种情况下,创业最需要的踏实、坚持和忍让变得越来越淡漠,因此这也是一个最容易失败的年代。


这是一个英雄辈出的年代,这也是一个偶像崩塌的年代。雷军是现在年轻人很崇拜的一个英雄,但是就在上个星期的一个会议上,有年轻人提出来说小米手机不行了,因为在过去两个月里面,华为手机连续超越小米手机在中国的销量。更为可怕的是在6月18日,小米大量在网上推销,销量依然下降。因此,在这个年代,偶像的崩溃只需要一天的时间。


这是一个自拍和自拍杆年代,这是一个最冷漠的年代,这不是我说的话,这是哈佛校长说的,这个时代我们都在无休止地关注自己,不停地发自己的相片,这种自我的迷恋忽略了他人的存在,导致了社会公德的崩溃。


创业成了时尚,成了运动,放高利贷的改叫P2P,乞讨改叫众筹,统计改叫大数据分析,忽悠改叫互联网思维,做耳机的叫穿戴设备,看场子收保护费的叫平台战略,搅局的叫颠覆性创新,借钱给靠谱的朋友叫天使投资,给不靠谱的投资叫风险投资。无论是政治的还是经济的,基本上都会导致一个灾难性的后果,远的来说,大跃进、文革,现在的VC、创业,一窝蜂做手机。用小学的知识就可以肯定这个结果不是很好的。小学的时候老师说,过桥的时候大家不要齐步走,因为那个时候容易发生共震,桥容易断。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风来了,但是风来的时候,猪也真的飞了,有些是飞了,但是有人连裤衩都被风吹掉了,变成裸体了。


那么从本质来说,创业是一个非常自我的过程,它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比如说很多创业者说你这个投资人怎么一点都不同情我们?我们每天晚上两三点才睡觉,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你应该给我们鼓励鼓励。我基本上是这样说的,我也是两点钟睡觉,但是我从来没有说过你需要来给我鼓励。当你做出创业选择的时候,你就应该明白创业就是这样一种生活方式,投资人不是你的心理医生,你必须知道创业是一种坚持,伟大更多是熬出来的。从外部的推动有助于提高创业的存活率,但是未必能够提高创新的成功率。


从历史和统计数据来看,创业的成功是小概率事件,为什么是这样?因为一个企业的成功需要在很多的链条上,在很长的时间里面做出很多正确的决策,但是一个企业的失败只要在一件事情上决策失误就可能造成。

我们在学数学的时候,如果要证明一个数学定理不存在,只要证明在某一个场合下这个定理不存在就可以了。但是如果我们要证明一个数学定理的成功,我们要穷尽所有的可能。那么一个企业的成功跟我们证明一个数学定理的成功是非常相似的。


创业是一个小众事件,通常只适应那些特定的人群,企业家精神是什么?熊彼特说:第一个,首创精神,要有成功欲,要有冒险精神,要以苦为乐,要精明理智,要有事业心。而大部分人是不具备这些东西的组合的,你可能有其中某一些东西,比如说你可能有很强的成功欲,你也有冒险精神,但是你可能不能够以苦为乐,你可能非常精明理智,但是你没有事业心。所以这些只有多组合起来,才是一个企业家的精神。


从时下来看,创业的动机大多是源自对财富和名声的渴望。我们在过去的几十年投资中间发现,如果说你要赚钱,每个创业者都需要有梦想,但是有一个有趣的现象,一个成功的创业者,他确实有了实现某种梦想和对自身东西超越的东西。创业更多需要的是坚持、是熬、是信仰,而且我们发现现在很多人在网上说我们需要拥抱90后,我们要放弃70后,他们太老了,其实并不是这样的。从过去的经验数据中发现一个有趣的例子,创业成功者大部分的年龄是30岁到38岁之间,而且创业成功最高的概率是第三次创业,并不是最早的创业。如果说历史是一面镜子的话,可以告诉大家,大部分第一次创业的人,至少90%以上都会以失败而告终,但是如果你能坚持到第三次,你成功的概率会大幅度提高。


一个很有趣并且值得我们考虑的问题就是创业成功的共性有哪些呢?企业的成功和人一样,也有它成功的DNA,一个企业成功第一个重要的东西就是目标市场要大,要有长长的雪道我们既要选择赛场、赛道,也要选择运动员,所以你对运动员的选择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就是商业模式的可扩充性,它的边际成本要尽可能小农业的可扩充性是比较差的,工业要好一些,但是互联网会更加好。


第三,清晰的盈利模式现在有很多创业者来找我们,我们问他们怎么赚钱,很多年轻人觉得委屈或者觉得愤怒,说互联网企业为什么要赚钱?他说你看马云和李彦宏不是很多都没赚钱,小米也不赚钱,我觉得有两个不同的概念,一个是企业为了未来的发展牺牲短期盈利的利益。还有一种是根本不知道什么叫赚钱,其实创业者成功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你心里一定要非常清楚你是怎么赚钱的,如果不清楚的话,你还是要尽可能先把它想得更清楚一些再去创业。


另外一个,要有核心的竞争力,要有制度化、透明化的管理制度化的管理可能是企业到一定的程度是这样的,早期未必是这样的。专注,要要现金流的把握,对商机的把握,尤其是在互联网领域,我们看到很多企业都成了牺牲者,成了先驱,并不是他们没有远见,而是远见的太早。在中国我们通常讲不是领先一步,最好在中国的现实情况中间领先0.5步是最好的。


在企业成功的所有关键因素中间最重要的一点,一个企业必须要有一个好的领袖我们过去十几年二十年的投资中间也吃过很多亏,在2000年的时候,那时候互联网高峰期,我们在中国投了一大堆互联网企业,投完以后我们就从美国空降大量的CEO、CFO、CMO等等,结果大潮过去以后,回头一看,这种企业95%以上都死了,因为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与很多投资人直观宣传不一样的是在创业企业早起当中过早强调团队,对企业带来的结果往往是灾难性的。


因此对于一个创业企业来说,一个好的领袖是最重要的东西,什么是一个领袖呢?首先,领袖必须是一个聪明人,如果你是一个傻蛋,一定不能成为领袖,什么是聪明人?大家经常说这个人很聪明,那个人很聪明,但是没有人对聪明人做一个好的研究和定义。


第一个聪明人首先要有较强的元认知,有关知识的知识,学习知识的能力我们在学校的时候发现这样的现象,有些同学也不怎么学习,我们学习了好几天,他看看书几个小时就学会了,他的学习方法似乎比别人更高级一些,这就是元认知的能力。


第二个要具有逻辑性的思维跳跃能力我们跟聪明人讲话,他通常知道我们的结果是什么,我们讲到一,他想到三,我们讲到三,他想到七了。


第三个就是好奇心,另外一个,他一定要有用简单的语言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最后一个是对观点和对于别人的态度聪明的人应对不同的观点和不同的人有这种包容的能力,所以说一个真正的聪明就是善于发现别人说话中合理的部分,并且加以应用。


哈佛大学花了十年的时间去研究什么叫领导力,它的问题的提出是在不同的领域,在艺术界、在商界,在政界、在学界,我们发现不同的背景不同性格的这些领导人有什么共同的特质?哈佛商学院做了研究以后有如下的发现,它发现所有作为领导者的人都有一个共性,什么是共性呢?这个共性就是同理心,中国人一句话是比较接近的,是换位思考,但是同理心强调的不仅是换位思考,它强调的是你不仅能够思考问题,而且是站在别人的角度做出决策。


另外它发现,领袖是思考与执行力合二为一的,有好多书呆子,还有一类人有很强的执行力,但是作为领袖要合二为一。另外一个就是领袖要具备人格魅力和影响团队的能力。另外一个,对细节的关注,国内投资人看到好多企业家说我是董事长,我不关注细节,细节是下面的团队关注,这样的企业成功概率会大打折扣,好多领袖对细节特别关注。


领袖身上具备两种企业,一种是传教士的气质,一个是杀手的气质,举个例子,什么叫杀手的企业?一个企业不行了,有400名雇员,如果这个企业只需要100人的时候,你要开掉300人,能下得了手吗?80%的企业领导在这个问题上是非常难的,因为这里面关系到很多人情世故等等。要有传教士精神,比如说马云,我很早在阿里的董事会上,那时候阿里有10年不盈利,但是马云发不出工资的时候,他逮着谁就给谁谈“让世界上没有难做的生意”,而且谈起来以后让别人相信这个东西,有一种超越的传教士精神,这个对创业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要成功的创业者一定是一个好的领袖。


稻壳说:创业路上被大家广为熟知的例子自然是成功者们的风光,于是大家便以为创业是非常容易成功的一件事情。可是在成功背后必定堆积着一大堆失败,阎焱教授说了创业成功是一件小概率的事,只有稳扎稳打才能有所收获


在这个大众创业的时代,听VC教父阎焱最清醒的演讲

在这个大众创业的时代,听VC教父阎焱最清醒的演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