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5逐渐没落?H5+VR,融合才是未来

发送到手机
使用"扫一扫"即可发送至手机

广义的HTML5实际上是指基于网页浏览器的一套技术组合,无论时代如何变迁,它们依然十分具有生命力。而本文所提及的H5,大多是以这项技术开发的页面、应用以及衍生现象。


H5这个概念真正出现在公众视野,还要归咎于乔布斯在2010年4月的一篇文章。

其中有一段这么写到:

“移动时代是低功耗设备、触摸屏界面和开放网络标准的时代,Flash已经落伍”。在随后的论证中,乔布斯则提到了HTML5的发展。

在过去的三年间,H5(HTML5)的宏伟蓝图在媒体和投资人的描述中熠熠生辉。这种急切的心态促成了反效果,厂商们将目光全权投向流量变现却忽略了H5应用的本身品质,而炒作式的资本游戏也让开发者在错误的道路上逐渐迷失了自我。

“爆发年”的概念并不能反转H5的失势,我们不得不接受它越来越边缘化的事实。如今VR接替了“元年”这个名头,在质疑与猜忌中逐渐成长,其独有的平台体验似乎又给自己的老前辈创造了一丝机遇。


H5的终结,VR的起点


HTML5在2012年遭遇了一次滑铁卢,Facebook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他们的移动端由于技术的不成熟无法提供流畅的体验。与此同时,H5颓败所引起的恐慌则促使苹果公司加强了web和App store的技术管控。

而在同一年,Oculus rift的众筹页面在kickstarter发布,虚拟现实正在为下一波浪潮而积聚力量。

Facebook等企业在H5领域的失败也有证可考,他们对于新的技术过于盲信,而真正的HTML5标准在2014年10月才由W3C(万维网联盟)制定,这个时间节点仍然存有H5的拥护者,只是远没有以前那么多了。

中国的H5应用曾在2014年7月迎来了一次反弹,由Egret引擎开发的“围住神经猫”在3天内就收获了2亿的浏览量,但这个爆点没能引起涟漪,随后迅速的沉寂了下去。蓝港互动在12月份关闭了自己的H5游戏平台,而虎扑在今年1月5日也中止了旗下的H5业务。

腾讯之后发布的“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

“让H5的境地更加艰难,规范中明确提到

“以游戏、测试等方式,吸引用户参与互动的,具体形式包括但不限于比手速、好友问答、性格测试,测试签、网页小游戏等”都是封禁对象。

一时之间,以HTML5为基石的整个产业似乎已经摇摇欲坠。但以此为契机,那些披着H5噱头的低劣产品将会变得无力可施,携持着已经完备的标准方案,H5技术正在逐渐投入虚拟现实的怀抱。


VR“叫好不叫座?


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总是要骨感一些。VR虽然被人热切讨论,人人称道,在科技领域引领风骚,但实际的落地应用却迟迟不见推出,原因又何在?

统一的标准,这是当下VR技术面临瓶颈中最为关键的一个。这也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比起硬件厂商的狂热和追捧,内容提供商们普遍都抱着一种观望的态度,尽管他们也都认可VR的无限发展前景。

理由其实很简单,设备和内容,内容永远是一个后行者。当下VR标准尚未确定,VR的厂商们各为其政,推出的硬件设备也是百花缭乱。

开发者想推出一款VR的内容,不仅要保证内容的高品质,还不得不花大量的人力物力去适配不同标准下的VR设备。这对于开发者而言绝对是“不可承受之痛”!在内容研发上进行大量投入,却很难保证令人满意的回报率,这才是VR“叫好不叫座”的关键原因。


VR+H5,缺了谁都不可以


无独有偶,VR和H5可谓是一对“难兄难弟”。H5产业早先的发展中遇到了与当下VR几乎一模一样的问题。那时的H5产业因为标准的不统一,整个行业都处在一种停滞不前的状态,无论是开发者还是使用者都是一种观望的态度。

不仅如此,由于标准迟迟不能敲定,在一片推崇声中也出现了质疑的声音:H5到底是风口还是噱头?面对这样的困境,在2014年十月底,W3C终于敲定了HTML5的标准。效果也是立竿见影的。

除此之外,HTML5在全景展示上也有自己独特的优势,与全景漫游的结合能够更好的适应移动端的需求,不仅能规避web在3D建模上的劣势,而且对于陀螺仪的良好支持有机会摆脱现在以VR视频为主导的平台结构。目前Pano2vr、Krpano和Threejs都可以作为HTML5实现全景漫游的方案。

Daydream等VR平台的出现,则为移动VR内容提供了开阔的施展空间,基于VR设备的浏览器功能也正在逐渐成型。由于虚拟现实中的web标准还未确立,H5跨平台共通的特性有机会得以延展,而不需要推翻之前已有的体系。


借助准VR技术的沉浸式新闻,在网易的一个H5作品《大会堂漫游指南》中,用户作为一个隐形人可以在两会现场穿梭,五个全景场景满足了普通人对两会现场的好奇。

这些场景并不是单调的地理位置,而是包含着各种有趣味的人物构件——例如在万人大礼堂内,有一名代表有点打瞌睡,会场后面旁听的外国人拿着望远镜在看。


H5的傲慢与偏见


HTML5的傲慢在于有很多厂商仍然不愿放弃通过H5来做产品营销的陋习,注重的是H5的效果而不是H5的创意内容。

HTML5营销和广告页面的泛滥实则促使了偏见的产生,人们见惯了以H5技术打造的内容应用,微信对于H5页面的内容又有封禁。在越来越难以变现的状况下,开发者们由于生活所迫不得不通过制作H5广告来维持生计,时代的大流就这样形成,成为现在H5营销的一个现象。

傲慢与偏见均非一日铸成,人们对H5行业的靡靡之音已经感到厌倦,VR平台能作为这门技术的一个跳板,给H5应用提供一个革新的机会。精雕细刻的内容必将成功是虽然是一个理想,但是借助了VR的理想希望能够实现。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从2007到2016,H5的标准花了9年时间最终敲定。现在VR面临同样的问题,必然不能再走过去的老路。H5优秀的跨平台、快速迭代、成本低的优点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VR在标准化困境下的停滞。另一方面,H5在VR上的结合也可刺激整个行业标准的快速敲定,从另一个方面让整个行业切实了解到若标准统一化后,VR的发展将会多么迅猛,为VR的早日落地提供一份助力。


H5逐渐没落?H5+VR,融合才是未来

H5逐渐没落?H5+VR,融合才是未来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