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进击的“二次元”与千亿蓝海市场

发送到手机
使用"扫一扫"即可发送至手机

一种想要过上好日子、一定能够过上好日子的坚守,现在我们有了一个更好的词来解释这种精神——“中国梦”。

“现在有些媒体平台依然还是互联网电视机或搬运工,它们和电视同步播放,或通过购买版权实现同步化运营,但它们都不是创作内容的平台。在我们的模式下,未来UP主会越变越多,他们也会各自获得粉丝群,并且更有效率地去运营这些粉丝群。这种互联网创作模式的带宽是中心媒体的成千上万倍。从UP主当中,会走出来这样一批人:上B站——看视频——感动到‘燃起’——利用碎片的闲暇时间自己做视频——通过审核后排版上站——收到了点赞与‘请收下膝盖’的弹幕点评——激发热情继续创作,不断积累,最终越来越走向专业职业化的队伍,他们是被市场考验出来的一批人,未来将成为中国动漫产业的核心团队。”陈睿说。

初中就喜欢上二次元文化的刘亮说,自己应该是B站最早一批用户,她说,今年B站的二次元春晚的最大特色,就是虚拟内容与现实世界的结合非常紧密。

“以动画的人物重新演绎赵本山的经典小品《卖拐》给我印象很深,还有就是用纸牌游戏对决的方式,在搞笑之余讨论了二次元与三次元的关系,我也很赞同两个世界其实是相互融合的这个观点。”刘亮说。而在很多青少年爱好者看来,现实春晚同样已经被二次元文化所“攻陷”——冯巩在小品中使用的“吓死宝宝了”“机智如我”等令人捧腹的热词,就带有鲜明的二次元文化标签;除此之外,一些更具幽默感、画面感的表达方式,也已经从二次元爱好者的“弹幕”中走向更为大众化的微博、微信平台,被更多的人所知晓,进而成为网络热词的策源地。

刘亮说,“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也是醉了”“脑洞大开”“傲娇”“给力”等已经被主流文化接纳的词汇,都是来自于二次元文化,“这说明现实并没有与我们隔绝,而是能够互相交融、互通,找到共同点。”

迎接千亿蓝海市场的“B站式创新”

在二次元文化和B站弹幕中,“前方高能预警”是一个被频繁使用的词汇。这一源于日本动漫作品的词汇通常被用来形容视频节目中即将出现的重要情节与热点内容,但在陈睿看来,这也足以用来形容二次元产业的市场前景。

“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就会出来一群火遍整个互联网的视频,随着UP主越变越多,这个频率可能会更快。去年新增的UP主数量超过了之前6年的总和,而老的UP主有了自己品牌和口碑积累且运营能力提高后,也会有不断的再创作,他们发任何一个视频都是一呼百应。”陈睿说。

在内容与主流文化对接、融合的进程中,B站还在探索运营模式的创新——陈睿说,能为用户创造价值的东西,都能从用户那里得到价值反馈,“B站目前主要的商业方向是内容衍生经济。通过内容作为删选条件,推送更富有个性化服务基础的衍生产品。”

“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我们大部分花费在信息支付的成本上。但B站可以从获得的用户信息直观统计其消费倾向。中国至少一半动漫爱好者上B站,其细分的爱好倾向使得我代理的一些游戏,推荐的精准性和成功率会高很多,所以B站已经是当前中国最大的二次元动漫游戏发行平台。”陈睿说。

良好的市场基础也让传统文化产品更愿意和B站形成深度合作。陈睿说,对于一部动漫电影而言,他们更愿意到B站上来联合做制作、出品和推广,“这也是未来我们的主要运营方向。”

B站高级战略顾问邓博仁说,目前这家网站还在积极探索开展文创作品周边衍生业务和线下活动业务,“比如B站的音乐、舞蹈、二次剪辑的‘鬼畜’(指利用已有影视素材剪辑而成的新的影视作品,往往具有强烈的反差或反讽效应),内容的实力都非常强,这些歌曲未来能产生的商业价值,都是B站可以合作分享的。”

“互联网本质就是解决信息的效率问题。未来UP主就是淘宝的各个商铺,而我们就是互联网文创的阿里巴巴。几亿用户,知道他们的消费习惯和金融信誉,然后可以做各种衍生。”他说。

在创业之初,陈睿就曾对外公开表示,中国有一天会超过日本,成为最大的动漫产品输出国。他说,现在B站正在加大对国内动漫的支持力度,和文化部合作在日本投资制作相关影片,“这是中国公司第一次大规模进驻日本动画制作委员会,这在三年前都是不可想象的。”

更重要的是,B站正在加大力度培养中国的二次元创意群体,“通过线上、线下共同打造二次元年轻人社区,串联他们的需求布局,形成完整的创新创业生态链”。

“以前B站很多视频是学习日本、美国的产物,但现在越来越多中国本土的、传统的素材在里面。我们的注册用户已经超过6000万人,基数大,也不缺创新人才,这种创造力就代表着文化的崛起和腾飞。”陈睿说。


B站:进击的“二次元”与千亿蓝海市场

B站:进击的“二次元”与千亿蓝海市场

分享: